当前位置: 甘肃pk10 > 国内 >

我今天去了蒙古才知道原来蒙古不属于中国为什

2019-09-18 07:03 - 查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公元十三世纪,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族,建立了蒙古帝国。其后,忽必烈进一步占领中原大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公元十三世纪,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族,建立了蒙古帝国。其后,忽必烈进一步占领中原大地,建立了元朝,其疆域包括现在中国的大部、蒙古高原、外东北等。经过元朝九十年的统治,汉人逐渐接受了蒙古人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当然也开始把蒙古高原看作是中国的一部分。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蒙古残余势力退回塞外,维持北元政权,与明朝对抗。后来,北元政权垮台,蒙古分裂为许多部落。

  1660年,沙俄鼓动漠西蒙古准葛尔部,进攻漠北(即外蒙古)各部,外蒙最终主动归附清朝,请求协防。1696年,葛尔丹大汗在清军三路大军围剿下大败,外蒙纳入中国版图。

  1727年中俄签定了《布连斯奇界约》和《恰克图界约》,肯定了蒙古属于中国,但沙俄也取得了在恰克图和外蒙古地区通商贸易的诸多特权,其势力越过了西伯利亚,伸展到贝加尔湖一带,为

  蒙古各部与清政府的关系颇有不同。他们或与满族统治者联姻,或被武力征服。和清政权距离较近的内蒙古各部与中央的关系密切,而距离较远的外蒙古,则与中央政府关系一直相对比较疏远。

  沙俄在强占中国东北、西北领土的同时,进一步处心积虑地谋求霸占我蒙古地区,以实现其

  “黄俄罗斯”迷梦,其先后制定了“米勒尔计划”、“穆拉维耶夫计划”、“巴达马耶夫计

  划”,狂妄地提出要占领从西伯利亚到长城脚下的大片中国领土,为达到这一目的,俄国极力对外蒙古各部进行渗透,扩大其影响。

  1911年,中国爆发了辛亥革命,沙俄认为分裂蒙古的时机已到,开始培植亲俄势力,并大批发放武器,准备制造外蒙独立。年底,在沙俄总领事的指挥下,外蒙驱逐中国官员,宣布独立,建立“大蒙古国”政府,并侵入内蒙古。一年后签定《俄蒙协定》《商务专约》,这两个条约确立了沙俄实际统治了蒙古。

  消息传出,举国大哗,从政府到民间群情激愤,在全国人民的强烈要求下,袁世凯出兵经过三年收复内蒙古,但没有收复外蒙古。

  1913年,沙俄利用袁世凯政府的内外交困,与其订立《中俄声明》。声明确认中国是蒙古的宗主国,改“独立”为“自治”,但中国政府不能驻军、移民外蒙,而沙俄可以,蒙古事务需两国协定解决。该条约使中国徒有宗主虚名,而由沙俄实际控制外蒙。

  1915年中俄蒙在恰克图签定《恰克图协定》,将此中俄声明具体化。据此,外蒙古宣布取消“独立的大蒙古国”,实行自治,但实际上为沙俄所控制。

  1917年,俄国革命,“自治”的外蒙失去靠山。1918年中国政府以防止苏维埃主义扩散和西伯利亚局势动荡为由,驻军库伦。1919年,由于俄国白军与红军均陷入苏联国内战争而无暇顾及外蒙古,中国政府强行通过政令,取消自治和废除1915年前的条约,外蒙重回祖国的怀抱。

  1921年,蒙古人民党军队在苏联红军的支持下,趁中国内乱之际,逐走了中国在蒙古的驻军。由于中国国内处于军阀混战,各派军阀无暇分身,只得坐视蒙古在苏联的帮助下独立,建立亲苏的“君主立宪政府”,后又建立“人民革命政权”。

  1924年,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允许苏联驻军,制定仿苏“宪法”,改库伦为乌兰巴托。

  外蒙古地区在苏联的扶持下非法独立,严重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遭到中国朝野的一致抗议。鉴于此,苏联与外蒙古签定互助协定,并大规模驻军外蒙古。

  而中华民国一直处于内战内斗之中,从北伐、中原大战、国共内战,到1931年九一八事件和1937年全面抗日战争爆发,无力处理外蒙古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同盟国为争取苏联对日本宣战,不惜出卖中国利益,美、英两国在未通知中国以及其他盟国之下,答应了苏联的出兵中国东北的条件是中国接受外蒙古的现状,即承认并要求中国政府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无理要求,于1945年与苏联签定涉及外蒙古以及中国主权的《雅尔塔协定》。其中规定:“外蒙(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现状应予保持。”

  中国与苏联进行了两个多月的谈判,在美国和苏联的压力下,中华民国政府最终万般无奈地做出妥协。宋子文、王世杰等在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的授权下与苏联政府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同意“苏联出兵击败日本后,在苏联尊重东北的主权、领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内部事务;不援助中共”等条件下,允许将依公正之公民投票的结果决定是否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宋子文拒绝签字,并辞掉外交部长一职,最后该条约由王世杰签字,立法院通过。

  1946年,中华民国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国民政府公告说:“外蒙古人民于1945年10月20日举行公民投票,中央曾派内政部次长雷法章前往观察,近据外蒙古主持投票事务人员之报告,公民投票结果已证实外蒙古人民赞成独立,兹照国防最高委员会之审议,决定承认外蒙古之独立,除由行政院转饬内政部将此项决议正式通知外蒙古政府外,特此公告。”

  1950年第一次出访苏联,为争取苏联外交支持,被迫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以承认蒙古独立,保证了苏联归还旅顺军港、大连行政权和中国长春铁路的管理权等苏联根据1945年《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获得的在中国东北的一切利益。

  1953年,中华民国政府以苏联并未做到“不援助中共”等条件为由,废除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关于外蒙古的换文,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并下令把外蒙古重新纳入中华民国的版图之内。

  1961年,苏联集团和非洲集团达成一揽子协议:苏联集团支持非洲的毛里塔尼亚入联合国,而非洲集团支持蒙古人民共和国成为联合国成员国。当时中华民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拥有否决权,可以阻止蒙古入联合国。但美国肯尼迪政府担心如此会导致毛里塔尼亚入联合国受阻,激怒非洲国家,导致他们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入联合国,于是施压给中华民国政府不得否决蒙古入联合国。几经外交上的交涉,最终“中华民国”政府同意不否决蒙古入联合国,而美国也不可以投同意票。作为回报,肯尼迪公开声明美国坚决支持“中华民国”政府;并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入联合国一案成为“重要问题”,即要三分之二多数同意才能通过;且肯尼迪承诺如果任何时候美国的否决能有效地防止中共进入联合国,美国将使用否决权。最终,联合国接纳蒙古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

  2002年,台湾行政院正式公告修正“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施行细则第三条及第五十六条条文”,将蒙古排除在中国大陆地区之外。

  2004年,台湾当局行政院表示,“蒙古国是一主权国家,且是联合国的会员国,与一百多个国家有正式外交关系,我国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应尊重国际社会的共识。”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团愿以同盟及战后善邻合作、加强苏联与中国素有之友好关系,又决于此次世界大战抵抗联合国敌人侵略之斗争中,彼此互助,及在共同对日作战中,彼此合作,以迄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又为两国及一切爱好和平国家人民之利益,对于维持和平与安全之目的表示其坚定不移之合作志愿,并根据一九四二年一月一日联合国共同宣言,一九四三年十月三十日在莫斯科签字之四国宣言及联合国国际组织宪章所宣布之原则,决定签订本条约,各派全权代表如左: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特派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外交人民委员部部长莫洛托夫;两全权代表业经互相校阅全权证书,认为妥善,约定条款如左:

  第一条缔约国担任协同其他联合国对日本作战,直至获得最后胜利为止,缔约国担任在此次战争中彼此互给一切必要之军事及其他援助与支持。

  第二条缔约国担任不与日本单独谈判,非经彼此同意不与现在日本政府或在日本成立而未明白放弃一切侵略企图之任何其他政府或政权,缔结停战协定和约。

  第三条缔约国担任在对日本作战终止以后共同采取其力所能及之一切措施,使日本无再事侵略及破坏和平之可能。缔约国一方如被日本攻击不得已而与之发生战争时,缔约国他方应立即尽其能力给予该作战之缔约国一切军事及其他之援助与支持。本条一直有效,以迄联合国组织经缔约国双方之请求,对日本之再事侵略担负防止责任时为止。

  第四条 缔约国之一方,担任不缔结反对对方之任何同盟,并不参加反对对方之任何集团。

  第五条缔约国顾及彼此之安全及经济发展之利益,同意在和平再建以后,依照彼此尊重主权及领土完整与不干涉对方内政之原则下,共同密切友好合作。

  第六条缔约国为便利及加速两国之复兴及对世界繁荣有所贡献起见,同意在战后彼此给予一切可能之经济援助。

  第七条缔约国为联合国组织会员之权利及义务,不得因本条约内所有各事项之解释而受影响。

  第八条本条约应于最短可能时间批准,批准书应尽速在重庆互换。本条约于批准后立即生效,有效期间为三十年。倘缔约国任何一方不于期满前一年通知愿予废止,则本条约无限期继续生效;缔约国任何一方得于一年前通知对方终止本条约之效力。

  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即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订于莫斯科,中文俄文各缮两份,中文俄文有同等效力。

  (甲)苏联外交人民委员部莫洛托夫部长致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外交部王部长照会部长阁下:

  一依据上述条约之精神,并为实现其宗旨与目的起见,苏联政府同意予中国以道义上与军需品及其他物资之援助,此项援助当完全供给中国中央政府即国民政府。

  二关于大连与旅顺口海港及共同经营中国长春铁路,在会商过程中,苏联政府以东三省为中国之一部分,对中国在东三省之充分主权重申尊重,并对其领土与行政之完整重申承认。

  三 关于新疆最近事变,苏联政府重申如同盟友好条约第五条所云无干涉中国内政之意。

  关于上列各项所述之谅解,倘贵部长函复证实,本照会与贵部长复照,即成为上述友好同盟条约之一部分。

  (乙)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外交部王部长复苏联外交人民委员部莫洛托夫部长照会部长阁下:

  一依据上述条约之精神,并为实现其宗旨与目的起见,苏联政府同意予中国以道义上与军需品及其他物资之援助,此项援助当完全供给中国中央政府即国民政府。

  二关于大连与旅顺口海港及共同经营中国长春铁路,在会商过程中,苏联政府以东三省为中国之一部分,对中国在东三省之充分主权重申尊重,并对其领土与行政之完整重申承认。

  三 关于新疆最近事变,苏联政府重申如同盟友好条约第五条所云无干涉中国内政之意。

  关于上列各项所述之谅解,倘贵部长函复证实,本照会与贵部长复照即成为上述友好同盟条约之一部分。本部长兹特声明上项谅解正确无误。本部长顺向贵部长表示崇高之敬意。

  (甲)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外交部王部长致苏联外交人民委员部莫洛托夫部长照会部长阁下:

  兹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独立之愿望,中国政府声明于日本战败后,如外蒙古之公民投票证实此项愿望,中国政府当承认外蒙古之独立,即以其现在之边界为边界。

  上开之声明,于民国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签订之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批准后,发生拘束力。

  (乙)苏联外交人民委员部莫洛托夫部长复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外交部王部长照会部长阁下:

  兹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独立之愿望,中国政府声明于日本战败后,如外蒙古之公民投票证实此项愿望,中国政府当承认外蒙古之独立,即以其现在之边界为边界。

  上开之声明于民国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签订之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批准后,发生拘束力。

  苏联政府对中华民国政府上项照会,业经奉悉,表示满意,兹并声明苏联政府将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外蒙))之政治独立与领土完整。